圣安娜娱乐注册

熙欢妮-著

  • [免费小说]

    类型
  • 2019-09-02上架
  • 16769

    已完结(字)
©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

第97章:贪猥无厌

熙欢妮 16769

盛鸿手劲微微一松,俊美的脸孔露出倦色,声音也有些虚弱:“我有些倦了,先睡上片刻。”

方若梦亲自在门口相迎,见了她们两人联袂而来,欢喜地上前:“你们两个来的最早呢!”

……

谢明曦瞥了一眼过来,随口笑问:“你们两个挤眉弄眼的做什么?”

上好的兵器和良马,都十分昂贵。谢明曦口中说得轻松,这么一算,至少也得花费数百两银子!

盛鸿理所当然地应道:“阿萝承袭了我的血脉,就是我的子嗣。”

谢明曦便是再聪慧,也不过是谢家庶女。谢钧请来的西席,岂能比得上在李家请来的京城大儒?

盛鸿重用魏公公,令他贴身伺候,到书院也带了他,一派光明坦荡。

利舌如箭!

有这么一个不省心的兄长,李湘如只觉心累。

去他妈的皇子气度!

……

跪在地上的赵院使战战兢兢地应道:“微臣无能。请太后娘娘息怒。”

谢云曦接了丰厚的赏赐,又陪着李湘如说了半日的话,这才告退。

“阿钧这几日辗转难眠,着急上火。人都熬瘦了一圈。他让我进宫来问一问娘娘,皇上为何不肯给谢家封爵?是不是皇上对谢家有何不满?”

“祖母坐等享福便可,无需忧虑。”

“夫妻争执吵闹是常有之事,闹到动手地步,却实在不美。一旦传开,于郡主名声有损。于二小姐也非好事啊!”

三个字卡在谢钧的喉咙里,怎么也吐不出口!

只恨他争储失利,近来在朝中颇受排挤,声势远不及往日。否则,便是碍着他的身份,陆迟也不能不下请帖。

谢明曦不动声色地看着俞太后:“临来前,师父郑重叮嘱殿下,不管遇到什么情形,都要护住母后。”

谢明曦下手迅疾又利落,直接卸了谢元亭的下巴。

谢老太爷谢钧得知此事。

留下面如死灰的盛锦月,如木雕一般地坐在椅子上。

身着素服的穆梓琪,瘦如柳条,形容枯槁。双十芳华,却无半分这个年龄应有的娇俏妩媚。

尹大将军闻言笑道:“当年廉老将军在世时,我曾为廉老将军麾下的亲兵。因立下战功,得以晋升为武将。今日见廉将军风采,令我忽然忆起廉老将军当年的英姿,心中不甚感慨。”

徐氏板着手指算时间,然后又低声道:“……阿钧昨日特意叮嘱我,今日进宫后,一定要和皇后娘娘好好说一说子嗣之事。”

事实上,盛锦月根本不想再来书院。

为人做嫁衣!

一切的疑惑,都有了答案!

俞皇后目中闪过一丝冷笑,口中却道:“这也怪不得他。他平日忙于宗人府里大小诸事,哪有闲心过问王府里的琐事。”

有徐氏阙氏丁姨娘进宫的先例在前,俞太后此次召谢元亭夫妇进宫,并未大动干戈。亲王妃郡王妃们没来,只召了两位藩王妃和几位太妃。

孙氏惊魂未定,根本不敢张口,也不敢动弹。

室内燃着炭盆,暖意融融。

盛鸿依依不舍地收回目光,笑着看向顾山长:“明日是岁末,宫中有宫宴,我不能擅自离宫。所以,特意提前一日前来探望山长。”

盛鸿笑道:“这也不难。我特意让人带了两桶热水,食盒悬放在热水上,热气蒸腾,食盒里的菜肴便不会凉了。”

门开了。

谢明曦考中头名,风头之劲,无人能及。庶女出身,自然也传得人尽皆知。只是,无人唏嘘谢明曦的庶出,反而要赞叹一声谢钧教女有方。

她是婢生女,在方家一众孙女中,便如影子一般,无人关注,毫不起眼。

一个月前的一个深夜,有高手半夜潜入河间王府。在他的门外放了一封信,没惊动守卫,便暗中遁走。

淮南王这般看着他,该不是察觉到了什么吧!

河间王和临江王迅速对视一眼,嘴角不约而同地勾起。

这是一张典型的纵欲过度的脸。

往日盛鸿一直收敛锋芒,有意藏拙。俞太后也不免小看这个庶子几分。现在才惊觉,盛鸿绝不是善茬。

再者,能不费力气就治服了顾家,也是好事一桩。

谢钧如今又有了一双庶女庶子,对谢云曦也不如何看重:“她不回来也无妨。”

谢老太爷心中有数,不轻不重地哼了一声。转而看向谢明曦,已换了一副慈爱的祖父脸孔:“明娘,天色晚了,你早些回院子歇下。日后得了空闲,我们祖孙两个再好好说话。”十万精兵尽数出动,喊杀声震天,地面也微微震动不已。

心里在打着什么主意,一望而知。

谢明曦悠然一笑。

“太子殿下惹谁不好,怎么偏偏去惹七皇子妃?”

而谢明曦,素有城府。面上亲热如常,心里的提防算计一样不少。

然而,这绝不是真正的结束,而是另一场争权夺利的开始。

佟悦在贴身丫鬟的搀扶下走了过来。一张圆圆的小脸上浮着异样的潮红,精神恹恹,一张口便哭了出来:“山长,夫子,对不起,我昨晚回府后练习骑马,淌了一身汗又吹了风,今日一早起来便发了烧……”

朝臣们很明显地分为三派,一派支持,一派中立,一派反对。

散朝后,俞顾两党的官员面色都不太美妙。

谢明曦怎么会突然动手?

顿了顿,又苦笑道:“母妃没用,不得你父皇的欢心。日后,只能靠你自己了。”

李太后面色稍霁,和建文帝闲话起来。

霖哥儿相貌俊秀活泼讨喜,霆哥儿浓眉大眼身体壮实,两人一起团起小手拜了一拜:“谢过山长。”

真的只有这么简单?

待淮南王世子走了,淮南王才觉眼前清净些,再看长孙盛渲一眼,不由得长叹一声:“阿渲,此次是你父亲连累你了。”

俞太后看徐氏那副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模样,嘴角扯出一抹嘲讽的笑意:“紫檀木的椅子,莫非徐夫人从未见过?”

谢明曦笑着应下,亲手搀扶起李太皇太后,转身之际,冲萧语晗使了个眼色。

……

要在俞太后和朝臣们眼皮子底下送他们离京,不知要耗费多少心力。盛鸿绝不是一时起意,定然暗中筹谋许久。

林微微看了陆迟一眼,似随口一问:“四皇子殿下也知道吗?”

“住口!”永宁郡主阴沉着脸呵斥:“有锦月的教训在先,你不可枉动心思。”

谢钧谢元亭俱骑马,谢明曦独自乘坐马车。驾车的车夫,是谢府里最好的车夫,姓丁,在家中排行第二,平日被人称呼一声丁二。

这一局,俞太后避无可避!

谢明曦微微一笑,声音温柔:“我也愿伴在皇祖母身边。只是,此事怕由不得我。母后让孙媳代为伺疾,想收回成命,亦是一句话的事。”

然后,又淡淡道:“芙姐儿是你的心尖肉。你且放宽心,哀家再喜欢芙姐儿,也不会夺了你的命根子。”

李太皇太后更是垂垂老矣,全身上下从里至外散发出行将腐朽的气息。眼皮快要撑不住额上的层层皱纹。

一开始服的是神仙丸。神仙丸不伤身体,药效自然也不猛烈。建文帝服了一年,便觉得力不从心,开始找道士进宫炼丹。

建文帝伸手揽住俞皇后,俞皇后依偎在建文帝的胸前,气氛静谧安宁。

一口一个婉妹妹,听得俞太后胃中一阵翻腾。

“是。”

盛鸿随口问道:“你觉得俞五小姐如何?”

后宫中,母凭子贵。梅妃自从死了儿子之后,就一蹶不振,成了常年不露人前的病秧子。没想到,六公主异军突起,连带着梅妃也复了宠。

六公主倒是主动张口为兄长们说情:“父皇息怒。我是天赋奇才,兄长们败在我手下,也怪不得他们。”

六公主面无表情地揍人。

“请师父不要动怒,是我张口让她留下,和我一同练武。”六公主立刻挺身而出。

六公主和谢明曦还在过招。两人手中的木刀不时相交,发出略显沉闷的声响。

谢明曦的声音平静得近乎冷酷:“只是,我也要提醒你。人心叵测,别太过天真。真相到底是什么,你睁大了眼睛,自然能看得清楚明白。”

叶秋娘将盒子藏好,然后木然地坐到了床榻边,思绪混沌,心乱如麻。

此时这一笑,满额满面俱是皱纹。

“我走了。”盛鸿依依不舍地道别:“你多保重自己,别太过疲累。一日三餐吃饱,晚上早些睡,早上迟些再起,偶尔有空便想一想我。”

“否则,你早已被打发出福临宫。哪还有机会在这儿哭诉殿下待你冷淡疏远!”

谢明曦随口笑道:“殿下已打算上奏折,自请就藩。待日后去了藩地,我们为阿萝好生办一回周岁宴。”

见面后,先互相打量一番。

谢明曦极其罕有的震惊了一回,脱口而出道:“林姐姐,你不是在和我说笑吧!”

“天家丢不起这个人,陆家也同样禁不住这等丑闻。”

从今日起,他要不动声色地疏远四皇子。

隔日早晨,丽妃病倒了。

若不是怕告病太过惹眼,李湘如今日根本不想进宫。

不管四皇子心里如何怨怼,面上也不能流露半分,还得露出感激涕零之色:“父皇封儿臣为宁王,将宁夏之地赏赐给儿臣为封地。儿臣日后定会好生治理藩地,教化蛮族,为大齐巩固疆土。”尹潇潇心直口快,想到什么便说什么。

顾山长也就权当没这回事。

短短两句话,如尖锐的针,狠狠刺中顾山长心底最脆弱之处。

阙氏看在眼底,心里暗暗发怯,下意识地瞥了徐氏一眼。

永宁郡主心绪复杂微妙,一时无语。

原本谢明曦待自己百般谦让,全是看在前世好友的颜面上。以后,肯定是没这等优待了……

若瑶捧了水来,伺候顾山长净面,一边笑道:“莲池书院夺得书院大比的第一,这等喜事,值得一醉。”

来得真是快!

对一直孑然独行的她而言,这些感情既陌生又奢侈。却在今日齐至,将她冷硬的心田融化。

盛锦月最是记仇,碍着兄长的叮嘱,勉强给谢明曦送了请帖。心里却打着借机狠狠羞辱谢明曦的念头。对谢明曦视若未见。

她的强大自信,来自于自己。

顿了顿,又叹道:“不瞒你说,我当年便吃过这等闷亏。皇上登基未久,母后便挑了些美貌宫人伺候先帝。先帝喜好美色,在守孝的三年里也未消停过。”

谢明曦眸光微闪,意味深长地笑了一笑:“这一回,我便令母后称心如意。”

谢明曦抿紧嘴角,目中燃起幽暗的火苗。

……

还没等他说话,谢钧无情的声音已经响起:“含香,你为了元亭,处处算计明娘,彻底伤了她的心。”

一想到脾气躁怒的淮南王世子,谢钧神色一僵,男子汉大丈夫的气度顿时一扫而空,放软语气道:“郡主息怒。我刚才不过是随口说笑,当不得真。”

永宁郡主:“……”

丁姨娘生得纤弱貌美,此时低声下气好言好语,看着着实可怜。

谢钧:“……”

瑶碧白嫩的脸孔微微泛红,柔声应是。

永宁郡主对点翠倒是有些耐心,闻言也不恼,只道:“快些过来。”

从玉扶玉被夸得满心欢喜,喜滋滋地跟在谢明曦身后去了雍和堂。

十余年来,皆是如此。

尹潇潇哽咽着嗯了一声,接了丝帕,擦了眼泪,又擦了擦鼻涕。

宫中几位公主和诸王府里的郡主们俱在莲池书院就读。

去年谢云曦便已够报考之龄。可惜谢云曦聪明脸孔笨肚肠,是个中看不中用的草包。去了也绝无可能考中。

一颗心似掉进了滚热的油锅里。

“一步一步,慢慢蚕食,总有一天,会将宁王一派彻底铲除。”

萧宇凡等人都领着妻儿去赴任,赵奇孑然一人,走得更是麻溜。到了陆迟这儿,却出了点小问题。

俞太后:“……”

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。道理谁都懂,可这等事发生在自己身上,就没那么愉快了。

谢明曦悠然一笑:“母后说的是,是儿媳考虑不周。”

……

“今年还未出国丧,母后无意大贺生辰,不如就只设一日宫宴吧!”

“说得没错。这等好机会,万万不可错过。”

一开始有大半都是装的。丁姨娘只想惊动谢钧,令他心软。没想到,谢钧狠心无情,竟一直未来兰香院。

瞧瞧二皇子,以前像个木疙瘩,大婚之后便开了窍。人不木讷了,对赵氏不知多体贴。

淑妃目中笑意更盛,若有所指地说道:“放心,我一定为你求一门好亲事。”

……公堂开审,淮南王世子也不是全无对策。

第一排一共三个位置,李湘如选了一个,另外两个自然要留给免试就读的六公主和另一位宗亲贵女。

方若梦胆子小,被瞪了一眼,反射性地便垂了头,小声又坚持地说道:“按着名次挑选,我就挑最后一排。”

尹潇潇挑了挑眉,理直气壮地说道:“练完刀沐浴更衣,谁能看得出来!”

谢三小姐到底说了什么啊!

“就是……”

谢明曦主动张口,打破沉默:“董夫子打从心底里瞧不起女子。他虽在莲池书院做夫子,口中却时有轻蔑女子之言。”

早知是这等事,她就该立下赌约,让董翰林自请辞退才是。

便连季夫子苏夫子等人,也对学生们说道:“你们定要竭尽全力,此次夺得头名,令董夫子低头。为山长出一口心头闷气。”

谢明曦轻柔地为阿萝脱去衣衫,露出白白胖胖又轻又软的小身子:“乖阿萝,别怕,娘替你洗一洗身子。”

尹潇潇怏怏不乐的样子,看得谢明曦也有些心疼。

宫中凤印,一般是由专门的女官保管。这个女官,一定是后宫掌权者的心腹。俞太后执掌宫务时,保管凤印的正是芷兰。

俞太后一醒,萧语晗便命人送了口信来。

想到谢明曦服下的宫中秘药,俞太后心里的火气顿时消退大半,心中冷笑连连。当日傍晚。

“你开心就好。”盛鸿无奈地耸耸肩:“不过,以后要坑我之前,麻烦给我个暗示。让我有个心理准备。”

然而,这道惊鸿从不属于他。

“希望穆姐姐事事顺遂,日子过得舒心。”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