圣安娜娱乐注册

熙欢妮-著

  • [免费小说]

    类型
  • 2019-09-02上架
  • 16769

    已完结(字)
©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

第54章:成败利钝

熙欢妮 16769

萧语晗静静地躺了许久,然后闭上眼。两滴眼泪自眼角轻巧无声地滑落。

准确地说,是看谢明曦看得入了神。

方若梦口中的嫡母,是方家长媳罗氏。

谢明曦剩余的一丝理智,令她在要紧关头警醒,伸手推开了盛鸿。

她是他倾心喜欢的姑娘。

谢明曦不以为意,笑了一笑:“便是我不出声,你这般应对,她们也不敢胡闹。”

谢明曦一本正经地应道:“以后李默敢惹你不高兴,你便这样对他,保准他老老实实听你的。”

“贤妃淑妃丽妃端妃,你们四人,也分作两班,轮流来慈宁宫伺疾。”

储君一日未立,他们就都还有机会。

此时已是申时。离收卷还有一个时辰。

到时候让谢明曦也跟着沾光!

这一日,谢明曦心情颇佳。

“再者,就算我想争,也争不过三皇兄。还会像五皇兄那样,彻底惹怒三皇兄。你等着看吧!三皇兄做了储君后,少不得要给五皇兄使绊子穿小鞋。”

盛鸿看一眼惺惺作态的新帝,心里暗暗翻了个白眼。

是啊!

谢明曦颇为疲倦,闭上眼沉沉睡去。

顾山长夸赞几句,又将第一名的嘉奖给了谢明曦。是一本前朝书法大家的真迹。

四皇子酒量再佳,也禁不住众人轮番灌酒,很快便有了醉意。

此时的谢钧,脸上不下四处指痕,头发凌乱,狼狈不堪。

这两天,四皇子没再踏足内宅半步。她未能见到四皇子的面,只知书房里几个伺候的内侍俱因伺候不力挨了板子。有一个当场被打得断了气……

椒房殿里灯火通明,亮如白昼。圆桌上摆满精致美味的菜肴。

谢老太爷一张老脸火辣辣地,只想找个地洞先钻进去。

谢明曦闭上双目假寐,春日易乏,很快便有了睡意。

“逆贼”们皆悍不畏死,还剩一口气的,也在拼力厮杀。朝廷的精兵们也厮杀红了眼,围了皇陵一个月一直不得枉动的憋闷,在军鼓的催动下化为热血骁勇。

最令人惊讶的,是永宁郡主一直未曾出言。

对丁姨娘来说,无疑是意外之喜:“老爷没留在郡主府吗?以后是不是要长住在谢府了?”

只是,今日一众少女都在讨论江家人之事,根本没几个专心练习音律的。

只是,丁姨娘一直被瞒在鼓里。以为谢钧数年来“守身如玉”。

“世子爷特意让我来一趟,问一问你的心意。是要趁机打断谢钧的一条腿,还是两条腿都打断?”

俞皇后无奈一笑,不再多言。

谢明曦余怒未消,碍着众人都在,不便再多说,沉着脸住了嘴。

“好明娘,为父真是为你骄傲。”

谢老太爷老当益壮,三步并作两步飞快走了过来:“阿钧,你没事吧!”

椒房殿。

萧语晗这般知情识趣,俞太后颇为满意,口中却道:“哀家老了,打理琐事耗神耗力。以后,这些事总得交由你和谢氏。”

孙氏满面赤红地稳住身形,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。

现在处处被压了一头,都斗嘴都直不起腰杆来。实在可恨可恼啊啊啊啊!

方若梦笑得有些苦涩,没有吭声,算是默认。

谢家家底薄,再如何精心操持,嫁妆也无法与诸皇子妃比肩。好在谢明曦私房丰厚,身家百万,到时候一并带进七皇子府便是。

可惜,罗氏表情生硬,说话言不由衷,演技急待磨炼提高!

众皇子:“……”

俞皇后含笑起身行礼:“臣妾见过皇上。”

再这般下去,建文帝还能撑多久?

俞太后眉头跳了一跳,扫了谢明曦一眼:“也好。”

对顾清来说,却不是什么美妙趣事!

姑侄两人见面机会不多,感情却颇为深厚。顾山长去了蜀地后,两人时有书信往来。顾山长之前“病”了一场,足足有两个多月未曾来信。

铁一般的事实证明,靠脸吃饭的男人完全可以将此事业发扬光大!

谢明曦住的春锦阁,共计主仆十人。大丫鬟两人住一间屋舍,小丫鬟便得三四个人挤在一间屋子里。

谢明曦并未起身相迎,只略略抬头看了一眼,问道:“姨娘怎么忽然到春锦阁来了?”态度不冷不热,声音淡淡。

不等谢明曦有所反应,急急说了下去:“郡主刚才留下我,对我说,若是你肯替二小姐去考莲池书院,便将元亭的亲事推迟两年,还会为他求娶名门闺秀为妻。”

这等话焉能随意出口?

今非昔比。

喊杀声,刀剑交击声,响彻皇陵内外。火把燃起的火光处处皆是,一眼看去,令人心惊胆寒。

只是,他们到底为官多年,俱是阁老重臣。心里再惊惧,面上也得做出镇定的样子来。彼此安慰“被斩杀于此也算为大齐尽忠”,心里各自怒骂不已。

盛鸿目中露出一丝委屈,转头看向谢明曦:“她们这般欺负我,你这个舍长也不管上一管!”

董翰林诶哟一声痛呼,酒意顿时醒了一半:“夫人勿恼!夫人勿恼!还有这么多学生在,好歹给为夫留几分颜面!诶哟!”

然后,拉起亲弟弟的手叹道:“我也不想瞒着你了。这几日,你三皇嫂一直和我怄气。七弟妹要是再送人来,我这内宅是没消停之日了。”

想到那个至今藏在暗中的幕后凶手,她惊恐又彷徨,恨不得将儿子捆在身边,不让任何人靠近……

……

略显肃穆的椒房殿,今晚连宫灯也比平日柔和得多。

谢明曦将这一切尽收眼底,不动声色地注视着阿萝。

师父,我还是不是你最疼爱的弟子了!

俞太后等了片刻,不见玉乔来伺候,颇为恼怒:“玉乔!”

不管众人信不信,总之谢明曦给出了合理的解释。

一旦知晓死的是六公主,七皇子安然无恙,动手之人定会再次下毒手!为了护住儿子性命,只能让他顶替女儿的身份。

眼前的染墨,却是拂月宫里的宫女。在六公主四岁时到了六公主身边。自然也是忠心的,不过,总不及琴瑟湘蕙令人放心。

褐色的茶水溅落,衣袍顿时湿了一片。

她宁肯丈夫去书房,也不愿和他独处。

萧语晗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。

日后的大齐储君,未来的大齐天子建武帝!

后宫众嫔妃哭得死去活来。其实,又有谁是真的悲痛欲绝?她也装模作样地哭足了四十九日,实则心里暗暗舒出一口气。

孟山长:“……”

当日,两人毅然喝下毒酒,然后在剧痛中闭上眼,以为就此奔赴黄泉。

尹潇潇和鲁王也打不下去了,各自收手退后几步,目光齐刷刷地落在宁王的脸上。

又怎么了?

顾山长曾数次要为杨夫子出了这口恶气,都被杨夫子拦了下来。

等了半日的谢老太爷徐氏迫不及待地迎了出来,张口便问:“明娘比试成绩如何?”

谢元亭:“……”

小姐们之间闹意气,他们两个哪里想掺和?一旦事发,他们两个可没好果子吃。

只是,她再不情愿,也找不到任何理由拒绝拖延。

谢明曦阴险奸滑,难缠至极。

宫女大多出身低微,芷兰却是例外。她的父亲曾为江州知府,因渎职获罪,被罢免官职,流放千里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