圣安娜娱乐注册

熙欢妮-著

  • [免费小说]

    类型
  • 2019-09-02上架
  • 16769

    已完结(字)
©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

第24章:厚往薄来

熙欢妮 16769

看到威廉士的脸,陈晴风疑惑了,这真是天网的老大吗?怎么感觉跟自己的年纪差不多呢?

“如果你再不说话,我可就先打断她们的腿了。你也不想她们在临死之前遭受折磨吧?”面具男玩味的说道,他吃定陈晴风了,他可不相信陈晴风是个薄情的人。

焦大人这么一咳,众位大人好像才反应过来,一个个慌忙请罪,做得比真得还真,

看样子,千城手上的半本《夷国志》十有八九是他父亲的东西。

作为拖累的渣渣,顾千城没有意见也不敢有任何意见,要不是因为她的话,秦寂言早就离开了西胡。

“别再折腾他们了,让他们变得正常一点行吗?”暗卫这么有存在感,真的好吗?

“这事不是托殿下的福嘛,要不是有殿下在,祖父怎么可能为我撑腰。”顾千城有些不好意思……

脚步很杂乱无章,依稀可以辨认出这脚印是男子的,应该是捕快上来过,除了脚印外,顾千城在角落里发现一块碎玉块。

老太爷将三个儿子的表现尽收眼底,叹了口气,在顾千城的搀扶下,回到自己居住的院子。

她落不下笔。

撒娇求安慰?

因查到与案宗上完全不同的东西,顾千城脸上的表情不免有凝重了几分,接下来的检查就更严谨了。

百米开外还有一个大铁笼,笼子正好是秦寂言坐得马车,拉车的马早死了,血流了一地。

路上,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,大部是说密室杀人案的事,分析背后主使者的身份,可是……

几位少年公子一看有女子过来了,连忙让道,顾千城没空看人,只胡乱的说了一句谢谢,然后挤到岸边,这一看……顾千城为了不引人注意,并没有带亲兵出来,身边只有四个隐在暗处的暗卫保护,在外人眼中,顾千城就是脱单的一个人。

感情都是处出来的,老皇帝不是铁石心肠,五皇子这般孝顺体谅,他怎么可能不心软?

二夫人不知,这件事别说老太爷怕丢脸,不会大张旗鼓的查,就是顾夫人,她们的大嫂也不敢往深里查。

凤于谦十分想要留下来,看唐万斤拳头碎大山,可是……公务要紧呀。

“朕担心……皇爷爷会有动作。”他对所有人都名正言顺,可一旦老皇帝出现,在人前说什么,他就不是名正言顺了。

“你说秦王这是什么意思?”北齐皇上依在床头,声音轻柔,苍白的脸色无声的告诉旁人,他的身体很弱。

少女咚的一声跌倒在地,可她却不敢忽痛,急忙爬起来,紧随秋离冲进屋内。

死的那个人,是他的亲生父亲呀!

难怪那些老将军说,平西郡王府这位世子是一个铁人,不怕疼,不怕流血,身中十八刀还能和常人一样,在战场上厮杀。

暗卫手持炸药,神勇无比,到了天牢里面虽然不敢再用炸药,可有北齐人动手,他们完全不需要废力。

还要送回京,这绝对不可以!

要知道,对于龙凤果他们是志在必得!

即使是被子车特训过,顾千城也不认为凭她的体力,可以安全地爬上去。

秦寂言知道,皇后会出手更多的为了她自己,因为皇后绝对没有办法接受,以后要靠讨好顾贵好过活,可秦寂言仍旧很满意。

顾千城很像骂一句狐狸,可不等顾千城开口,封老爷子又闭上眼,完全不将顾千城的怒火当回事。

先太子擅弈,无数人赞先太子擅弈、擅谋,胸有天下!

至于秦寂言之前说的话?

一连数下,跛脚男人终于撑不住,两眼一翻晕了过去。

顾千城将男人拖到铁链中间,用铁链将男人锁住。

“本宫退了兵,赵王叔就会放过他们吗?如果赵王叔同意放过全城无辜的百姓,本宫就是退兵又何妨。”今日退开,并不表示永远后退,赵王连这样的主意都用,可见他已经无路可走了。

“好。本宫退兵。赵王叔记得自己的话。”秦寂言得了赵王的肯定答复,二话不说就下令退兵,不过临去前,不忘挖个坑给赵王跳:“赵王叔,你今日所作所为,丢尽了我大秦皇室的脸面,我大秦皇室从来没有置百姓生死于不顾的人,你不配姓秦,也不配让本宫叫你一声王叔。本宫最后一次叫你赵王叔,从今天起你便不再是我大秦的赵王,也不是大秦皇室中人,你不配姓秦。”

这座城,城墙被砸,城中的存粮也被他洗劫一空,而且现在他也失了本城百姓的民心,留在这里只有坏处没有好处,不如退守另一城,借另一座城的兵力与秦寂言继续耗,他就不信秦寂言带来的军饷能任他挥霍无度。

为了让秦殿下高兴,顾千城没有节操的撒娇道:“地上和桌子多硬,我就喜欢坐在你的腿上,不可以有吗?”

“我就知道殿下你最好了。”顾千城抬头,“吧唧”一声,在秦寂言脸上亲了一口,没有意外,秦殿下脸上的笑容更大了。

“朕五岁丧父,随即丧母,是太上皇亲自将朕教养长大。太上皇是诸位心中是君是主,在朕心中却只是祖父。祖父病危,朕的父母无法在祖父面前尽孝,朕怎能漠视?”

话落,秦寂言双手作揖,给众人行了一个礼。

要知道,现在可以没有计算机什么,长生门这些人完全是凭手算,这简直是要人命。

至于折回去寻问长生门的人?

长生门的人又没有进来过,他们知道什么?

她要真落到顾国公手里,恐怕就再也没有自由了,说不定怎么死的都不知道……

当顾千城看到第一俱烧焦的尸体时,再也控制不住,一屁股跌坐在地:“啊……怎么会这样?怎么会这样?”

她知道,放火杀人的不是风遥,可是……

重重的一咬唇,闻到了嘴里的血腥味,顾千城才回过神,带着无法宣泄的愤怒与杀意,再次回到被烧成废墟的别院。

去六部学习,和管着一部那可是天差地别。秦寂言要管着六扇门,那和赵王他们有什么区别?

“本王等着。”秦寂言点了点头,又对焦向笛道:“向笛你安心备考,本王见过封似锦与景炎,这两人确实不凡,你要他们同场科考是幸也是不幸。”

话说出口,秦殿下不可能后悔也不会后悔,就这么冷冷地看着北齐太后,完全无视北齐太后气得冒火双眼,甚至火上添油的加了一句:“只有凤座没有龙椅,贵国皇帝要坐哪?莫不是要坐在本王下首?”

秦寂言的动作温柔而小心,就好像顾千城是易碎的瓷娃娃一样,生怕力道重了,她就会碎……

指腹摩挲着脸颊,微微刺痛,却让顾千城的眼落越掉越凶……

在秦寂言的脖子上,啃了一口。“留下记号,想我的时候,就摸摸这个记号。”

“你的安危比较重要。”秦寂言当然知道,如果真要带人离开江南,焦向笛和顾三叔一家是最好的选择,只是……

老皇帝倒是意外,“难怪老五有银子拉拢人,原来是抢了一个姑娘家的嫁妆,也亏他做得出来。”

顾千城要是能一手策划科举舞弊案,那就真正是太可怕了。

显然,老皇帝信了锦衣卫首领的说法,没有再追问顾千城的事,而是问道:“寂言呢?他也不知道此事吗?”

每当禁卫的刀刺下,土丘就移开了,十几个禁卫也没有拦住土丘,只眼见那块土丘离秦寂言越来越近。

顾老太爷一看就明了,当即沉着脸对顾家大老爷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算了,左右只是一个小玩具,又不是好吃的。

进去前,顾千城再三要求小雪貂不可出声。

财帛动人心,这个向导一直都谨慎小心,此时居然不管不顾。他也不想想,这么金珠他一个人,能在不惊动他们的情况下带出去吗?

“哐当”一声,匕首落在地上,向导惨叫一声,转身欲跑却见暗三如同影子一般,眨眼间就来到向导面前,抬脚一踢,向导便昏死在地上

“是的,我家公子想请殿下一叙,不知殿下可否赏脸?”来人问得小心翼翼,就怕秦寂言不同意,因为……

“我们必须调整打发,不然这么杂乱无章,随心所欲。”承欢立刻就做出调整,按战场上的阵法,前锋、两翼、中锋……

“你想要孩子?”顾千城猛地惊醒,扭头问道。

景炎却知道,江南这个地方他守不了多久。说这样的话与自信无关,而是实力摆在那里。

景炎皱眉,目光不自觉地往下移,可顾千城此时坐着用膳,他什么也看不到。

“是的,母蛊就在令牌里,捏碎令牌就能拿到母蛊。”母蛊一直都在顾千城身上,要不是这样,武毅也不会处心积虑的接近顾千城。

而这些事,锦衣卫查过,这位大人确实不知。不过这位大人惧内,妻子做的事,他根本不敢过问。但是,就算他不知情,他的妻子却是用他的名义办的事,他想要逃罪几乎不可能。

要不是这样,老爷子不会天天去钓鱼,好让自己静心。只不过,这么多年下来,老爷子的脾气还是这般,一点也没有长进,只是在外人面前,越装越像……

扰民?

顾千城的话君亦安相信,只是,“如果赔银子能解决,我要找你干吗?”

“是吗?”秦殿下扫一眼,明显不信。

真不知,今晚的结果到底会是怎样?顾千城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,可顾承欢依旧摇头不肯说,“姐姐,我的腿已经没事了,大夫不是说休养半年就能恢复正常吗?我们不提这事不行吗?”

“哪个方向?”秦寂言脸色一沉,一脸凝重的问道。

只一眼,子车就记住了那船的颜色,“船上的老大叫猪头六,就是抢走姑娘的人。”

接过太监手中的燕窝在,顾千城亲自端到秦寂言面前,“皇上,出什么事了?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?”秦寂言从一进来,就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,连吃饭都不专心。

“神女塔的案子并不急,你不必太有压力。”一句话,缓解了顾千城半天也说不出,一个所以然的尴尬。

那一天是指哪一天,顾千城和秦寂言心里都明白。虽说秦寂言现在这话,有点像开空头支票,可顾千城知道秦寂言是认真的,浅笑道:“多谢秦王殿下,那我就等着了。”

“是。”随身侍卫得了命令,便乘着小船去与长生门的人交涉。

“不知活火山在哪?”秦寂言又问,这一次圣后却没有爽快回答,而且似笑非笑的看着秦寂言……景炎为什么没有第一时间赶到?

“不管,不插手!”秦寂言痛快许诺,唐万斤脸色微变,药王谷主大喜,“君无戏言?”

他明明是给龙宝准备药人好不好,平时虽然会去看她们,可那也是为了关注倪月的进度,根本没有别的意思。

秦寂言轻轻点头,立刻就有官差上有记录。

这种人自以为自己与众不同,自以为自己的反抗,能赢得贵人的高看,让为他们富贵不能淫,贫贱不能移,威武不能屈,殊不知……

秦寂言根本不屑和这种人计较,可有些人却不知好歹,在有心人士的煽动下,以为秦寂言怕了,或者欣赏他们的志气,一个个叫嚣的更凶,甚至冲开了官差,想要拦住秦寂言的去路。

“皇上的心意,本官怎知。立后纳妃乃是皇上的私事,众位还是少管为妙。”封大人一脸威严的说道。

所以,为了成为帝王心腹,为了拉近自己与皇上的关系,他们就是拼了命不要,也要劝皇上立后纳妃,最好立自家的女儿为后!身为大秦的皇帝,秦寂言每一天都十分忙碌。朝廷的政务多且杂,六部每天都有事上报。今天这个郡有事,明天那个郡有事。总之,皇上每天都有处理不完的政务,有见不完的大臣,可是……

秦寂言这个时候离京,绝对是冒险的行为。要不是周王与荣王世子被抓,他们的势力被制住,秦寂言这次说什么,也不可能丢下这一摊事离京南下。

顾贵妃又骂又砸,新仇旧恨加在一起,气得顾贵妃恨不得撕了顾千城,可偏偏她人在后宫,想要出手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。

她们躲得了初一,躲不过十五。

他好不容易腾出手,准备清理身边的人,结果还没有动手,母妃这里又出事了!

“程大人,”秦寂言转头看向程老太爷,眼中寒光顿现:他不会当作没有听到,程蕊这人他要办了。

子车近三天没有吃东西,还要背着老管家,她不能再给子车添麻烦了。

背上包袱,顾千城打开门,毫不留恋的往外走,步入沉沉的夜色中。

“热死了!”火山四年前爆发过,虽说此刻火浆已经冷却了下来,可火山四周的温度却比四年前高了许多,哪怕景炎内力不低,也扛不住这闷热。

没有办法,这里面实在太热了,多呆一刻都是煎熬,他现在什么都不想,只求快点找到顾千城,要找不到顾千城找到火城也行。总之,无论如何都让他找到一样,不然他不会死心……苏合香丸什么的,秦寂言怎么可能知道,不过没有关系,他有万能的侍卫……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