圣安娜娱乐注册

熙欢妮-著

  • [免费小说]

    类型
  • 2019-09-02上架
  • 16769

    已完结(字)
©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

第105章:息怒停瞋

熙欢妮 16769

清晨清凉的风顺着窗子吹了进来,帷幔因风而轻轻飘忽摆动。

谢芳华出了城,纵马继续向临安城方向而去,走出一百里后,前方来到一处山坳,四周林木浓密,草木郁郁葱葱。中间一处土道,大雨过后,经过几日天气晴好太阳暴晒,土道极干,被车辕人马踩出的泥泞已经干裂。

她不是爷爷,也不允许再手软!

谢芳华从崔意芝马车出来,又回到了谢墨含的马车,将崔意芝手中的空白密旨告诉了他,谢墨含想了片刻,低声问,“妹妹以为如何?”

...“这是什么时候?”

谢芳华摆摆手。

谢芳华缓缓伸出手。

皇帝吐了一口气,宽慰道,“只要有希望就好,没准哪天就找到那神医的传人了。”

“丫头也宽心些,既然你的病情有了转机,迟早能被神医治好,别气馁。”皇帝又转头安慰谢芳华。

“你这话朕可不爱听,燕亭要有,要武有武,朕觉得挺好。”皇帝笑着对吴权道,“宣他进来吧!朕看看他有什么事儿!”

“燕亭,你说,你当年和谁打架了?”皇帝看着燕亭,又问了一遍。

谢芳华转回头,看向谢云澜,眼前老人临终的话语攸地又在她耳边响起,她垂下头,便看到了两个人被老夫人紧攥着放在一起的手,动了动嘴角,低弱地喊了一声,“云澜哥哥。”

“以前我没觉得自己有什么地方值得人背后下手来害。如今这一桩桩一件件,都是我在的时候发生的,虽然没伤到我,但是牵连了在我身边的人。我这才觉得事情也许比我想的严重。有人是真的要我的命。”谢芳华这是早先就想好了的说辞,与其让皇上揪着秦钰来牵扯着问她,以免漏洞百出,那么不如都揽到自己身上,这样也合情合理。自然也撇清柳妃和柳氏,毕竟他们对准她,不符合动机。

郑孝扬眼睛疼到极致,瞳仁放大,实在受不住,不受控制地闭了一下,刚闭上,他立即又睁大。只见秦铮和谢芳华两个人,身子一软,软软地倒在了地上。

秦钰看了初迟一眼,然后又看了谢云澜一眼,眸光闪过一抹深思,对身后摆摆手。

“多谢四皇子的好意,在下也希望自己是北齐京城内尊贵的皇子,可惜不是。”言轻摇头,不欲再多言,向前走去。

谢芳华看着他,半响,伸手去拽他。

谢芳华皱眉,想着这个人不睡觉跑来这里干什么,她站起身,打开了门。

谢芳华对他指指门口,意思是他该回去睡觉了。真不知道喝醉了酒的人本来已经困成靠着椅子就睡着的样子了,这么一会儿怎么就不睡了?看起来还很精神。

刘侧妃又怔了一下。

“王妃今日晚上从公子这里回去之后,吩咐人撤回了查暗市的线人,同时也派人给清河崔氏那边传了话,下令不必再查了。”外面人又道。

英亲王妃站在床头,刘侧妃站在英亲王妃身后,秦浩衣带不整地站在地当中,见谢芳华来,他抬眼看了她一眼,眼神阴郁,面色发白。

“这个庶长子,当初我就不该让他生出来作孽。”英亲王妃回头看了一眼,“你也看到了,他竟然这么畜生。英亲王府怎么能有这样的大公子?丢人现眼。”

谢芳华挨着他坐下身,“娘出来紫荆苑后对我说,想早些抱孙子。”

轻歌本来以为秦铮和谢芳华会亲自跑一趟杀手门,不过想想有现成的人可用,反而不用而劳驾自己不是秦铮的风格。既然二人不去,他也就闲了下来。

王倾媚和玉启言跟着他下了楼。

“小姑姑呢?”秦铮进了门之后对着那小童问。

谢芳华对她道,“大姑姑说得对,我们收拾一下,下山吧。”

燕岚也跟着站起身,“我们离开时,丽云庵还好好的,怎么就发生了山体滑坡?竟然还将整个丽云庵给埋了?哪儿有这么不可思议的事儿?丽云庵虽然不大,但也不小啊。”

谢芳华摆摆手,打断他的话,“我和大长公主等人一个时辰之前刚从山上下来,那是,丽云庵完好,如今我上去看看,是怎么回事儿?”

谢芳华坐在椅子上,为自己倒了一杯茶,看着屋子里的琴棋书画房墨宝笑了笑。

饭后,秦铮不急着离开,对谢芳华道,“昨日我与娘说了,她下午睡觉的时间免了,会过来教你针织女红和闺中礼仪。”

“不能离开吗?”秦钰摇头,忽然站起身,“我便不信了。”

小泉子知道他摇头,再劝也没用,只得拿了把扇子,给他打着,虽然过了中秋,秋老虎还是有些热的。

李沐清瞥了他一眼,“虽然是黄金打造的椅子,但是夜夜坐到三更。你觉得皇上真好?”

他自认为说的很仔细了,可是说完后,秦钰阴沉沉地盯着他,“再没有了?”

秦钰抿唇,“夜里,我并没有听到任何动静。”

秦钰皱眉,“既然被金针刺入,他应该痛呼才是,若是没痛呼,那就是立即死了。可是也应该死在原地,不该是好好地躺在床上,且早上醒来,才被人发现他死了。”

永康侯奇怪,“就算是韩大人窗外有什么声音,他打开窗子看一眼,应该也会立即关上。可是他没立即关窗子,背过身,是做了什么?”

谢芳华挽着谢云澜出了红林酒肆,一边走还一边回味道,“果然他这里的红烧鳜鱼做得好。云澜哥哥,我们过几天再来吃吧!”

春花、秋月待他离开后,悄悄推开门,进了屋。

小童摇摇头,无声地道,“什么事情也没发生。公子去胭脂楼亲自接了忠勇侯府的芳华小姐,她靠得公子极近,而且她还挽着公子胳膊,公子也允许了。后来她想去吃红烧鳜鱼,公子带着她去了红林酒肆。酒肆里面有秋千,芳华小姐想玩,荡秋千的时候,公子将她举上秋千的,她一直挨着公子。回来的时候,在马车里,芳华小姐似乎靠着公子睡着了。下车后,芳华小姐说不想动,让公子背他,公子也应允背了。只是到院中时,芳华小姐觉得东跨院很好,也想住东跨院,公子才第一次拒绝了她。”

明夫人看着谢伊,已经说了多少遍,她执意不改,她这个当娘的也无可奈何。她险些被许大夫害了这条命,如今想来才有些后怕,人生短短几十年,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沉船了。既然她女儿已经长大了,要执意走她想走的路,也就由她去吧。

秦钰颔首,吩咐小泉子,“将这个乱臣贼子挂去城门,张贴告示,北齐暗人,迫害谢氏六房明夫人和小王妃,其罪当诛,示众三日,扔去乱葬岗。”

秦钰听罢,放下碗筷,“这个郑孝扬,倒是个人物,以前怎么一直没发现荥阳郑氏还有个他。”

“什么是终”秦铮嗤笑一声,“所有的事情,都不算完。”

“他如今住在英亲王府,万一那个人不是他,岂不是打草惊蛇”秦钰看着他。

右相夫人怒道,“一辆车有什么好看的”

英亲王妃点点头,伸手敲敲门框,对外面喊,“来人。”

春兰又立即道,“不对,您说是咱们在仔细观察金玉兰时有谁在场,那就不是刘侧妃,当时咱们在看那盆金玉兰时,刘侧妃早已经出去打点安排人了。”话落,她忽然想起了什么,一惊,“难道……不可能啊……”

谢芳华从内室里走出来,见英亲王妃气得脸色铁青,她道,“娘,我来看看。”

秦钰颔首。

谢芳华随他扔了纸笔,对他笑道,“一日两日怎么就做不成我这一日也没白用功,已经做成了。接下来,按照我的方式,不出十日,定能将谢氏暗探重新洗牌,待你出兵北齐之日,我定能使得谢氏暗卫做你的后盾和助力。”

“你做什么”谢芳华恼怒地看着他。

谢芳华讶然,瞅了秦铮一眼,若是往日,秦铮才不屑别人说什么呢,如今这是转性了?想起今日她乍然看到他刻意打扮过的样子时,顿时觉得有些好笑,一时没搭话。

秦铮就是听不得别人说她好,若是他听了,耳根子就软得跟什么似的了。哪怕那个说漂亮话的人这时对他提出什么要求,他估计也一准就应了。

秦铮心情好,懒洋洋地笑道,“金燕表妹一直夸你家的店铺做的好,我们便来看看。”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指南